学者联名反对北京迫迁低端人口央视表态(组图)

上星期北京市郊一场大火摧毁多个租户的家园,一周以来,当局迅速展开安全隐患整治行动,却令更多基层民众被迫迁出廉价住处,在寒冬中流离失所。有团体伸出援手,向无家可归者提供临时庇护,但相关活动很快被叫停。据推特消息及平果日报报道,数百知识分子发起联署,要求“坚决制止和纠正”这一“违法违宪及严重践踏人权的恶性事件”。

这是继前日中国人民大学校友会数百人联署吁北京停止暴行、善待底层之后,又有逾百名知识界人士在25日联署致中共中央等公开信,指事件严重践踏人权,呼吁中央立即制止;矛头直指习近平心腹、北京市委书记蔡奇。当局迄今未有回应。

联署者包括北京电影学院崔衞平、北大法学教授贺衞方、独立学者章立凡、香港学者陈峰、诗人廖伟棠等,至截稿时已逾130人。

公开信用词严厉,指事件违法违宪及严重践踏人权,在没有任何过渡措施、安置方案前提下,在零下几度寒冬天气,骤然强令外地人口在几天内无条件搬离租住地,否则停水停电并随意处置其财产和物品,是对公民生存权、居住权、财产权和人格尊严等基本人权的极度蔑视与肆意侵犯,无法无天,极为粗暴和低端,任何文明社会、法治社会都不可能容忍。

殃及池鱼的失火事件,发生于本月18日晚上的北京大兴区西红门镇新建村的平价租屋“聚福缘公寓”,一共有19人葬身火海,包括8个孩童。

北京市委书记蔡奇随即到场指挥,翌日再到现场向遇难者默哀,随后开会部署“全市安全隐患大排查大清理大整治专项行动”。蔡奇要求一家一家、一村一村地毡式排查,北京代市长陈吉宁亦指行动要无盲区、无死角、全覆盖,将取缔一批违法场所,拆除一批违法建筑,关闭取缔一批违法违规和不符合安全条件的企业,“倒逼安全隐患突出的低端业态疏解腾退”。

上周二正逢“小雪”时节,京城气温跌破零度,整治行动却自新建村开始,沿着首都市郊热火朝天展开。新建村22日贴出西红门镇政府的通知,勒令停产、停业,租客须在一日内撤离,“如不搬离腾空,一切物品视同放弃,后果损失自行承担”,且当晚即停电、停水。

南方人物周刊报道,事发地点附近多数商铺、作坊、公寓都接到3日内限期搬迁的通知。据悉,除大兴区外,海淀、朝阳、昌平等区的城乡结合部也已发出清退通知,限时数日搬出。当局立即派员清拆,很多原本住满基层、外来打工仔、甚至收入不错的工薪阶级的廉价住宅区,转眼变成一片废墟。

讽刺的是,两名北京《中国经营报》女记者采访完被驱赶的低端人口,不料回到租住地被房东指她们不合条件,要求她马上搬走。女记者突然变成低端人口流离失所;事件令该报同事大表感慨:“多讽刺呀,我们写人家,我们自己呢?”

上述报章女记者郭倩婷及张晓迪22日访问被赶走的人士,包括在当地开鞋店的江西人郭梁(化名)惨况,包括郭的鞋店被断电,皮鞋及手袋被迫半价出售但还被压价,50元一对皮鞋也嫌贵;郭悲言“不知道下一步去哪里”。

央视:大城市离不开打工者但他们的家该在何处安放

11月18日,北京市大兴区西红门镇新建二村发生重大火灾事故,造成19人死亡,8人受伤。火灭了,这幺多人没了,人们开始重新审视这个火灾现场,发现它的地下一层是施工中的冷库,一楼有商业,二三楼是居住,是典型的“三合一”样态,而这种样态早已经被明令禁止。可为什幺一场大火暴露了它?它是如何存在并发展的,今后该怎幺办?

学者联名反对北京迫迁低端人口央视表态(组图)

北京开展专项行动排查安全隐患

一场大火,造成19人死亡,这样的悲剧一定要避免。自11月20日起,北京全市开展为期40天的安全隐患大排查、大清理、大整治专项行动,行动之一就是加速严查、清退违章出租公寓,限期要求租户搬出腾退,搬迁时限短则一两日,长则三日至一周不等。(详细情况可点击:北京安委会通报整治情况)

据悉,此次北京市严查清退的出租公寓,和发生火灾的聚福缘公寓非常相似:村民自建,层层转租,人员密集,缺少消防设施和逃生通道,经营、生产、生活混杂,安全隐患较多,大部分火情都发生在这些地方。

学者联名反对北京迫迁低端人口央视表态(组图)

北京市委书记蔡奇指出,要下决心加大对“三合一”“多合一”场所、工业大院、散乱污企业、违法建设等的清理力度,彻底消除安全隐患。

危险重重的“多合一”

在专项整治行动中,“多合一”场所被查封,那居住在这里的人选择是去还是留?

市场需求与生存基础

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,工业大院在北京郊区很常见。为了每个村镇都有一定经济发展的能力,政府规定每个村可以有一定面积的工业发展用地空间。以发生火灾的西红门镇为例,当时这里有27个村镇工业大院。因为企业低端,缺乏竞争力,一大批企业陆续被淘汰,而跟随市场而生的小作坊开始进入,层层转租土地,把库房改成厂房和住房来满足需求。村民自建房屋也开始加盖出租,形成了务工者的生活圈。

学者联名反对北京迫迁低端人口央视表态(组图)

中国安全生产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刘铁民:

一个是经济利益的驱动;二是小企业集聚成一个工业大院,往往是以一种产品形成一个产业链或一个产品聚集区。所以说,工业大院有生存的基础,有市场的需求。

学者联名反对北京迫迁低端人口央视表态(组图)

发生火灾的聚福缘公寓,就属曾经的工业大院,这里“水电气热等基础设施缺乏”,“平均一个企业存20处隐患点”,生活生产混杂;但另一方面,它能给村里带来上千万元的收入。因为靠近北京最大的服装批发市场,西红门镇的27家工业大院几乎都有服装加工企业,延续着“多合一”的创收模式,也吸引着越来越多人前来。

学者联名反对北京迫迁低端人口央视表态(组图)

北京大学城市与环境学院教授吴必虎:

(他们)本身是城市发展服务业所需要的人口。他们在城里租不起,自然住城郊结合部,这里的(租金)非常低廉,这是一个城市发展的基本规律,在中国发展的情况是大量存在的。

“生产+居住”加剧安全隐患

从“生产+居住”这一基本架构开始,年久的工业大院还会延伸出更多复杂的功能。

学者联名反对北京迫迁低端人口央视表态(组图)

从地图上看,2003年到2017年,新建村的房屋规模和数量都有了巨大变化,围绕着服装作坊形成了完善的链条:超市、餐饮、诊所、娱乐、幼儿园……这些场所也都身处或紧挨着“多合一”建筑。

学者联名反对北京迫迁低端人口央视表态(组图)

如何解决“多合一”带来的安全问题?

谁都知道“多合一”不安全,也知道这一个又一个的工业大院乱,但它们为何存在?答案就是:便宜加方便。400元到700元的住房月租,在北京真的很难找到。另一个是方便,一个大院里面,小产业配套齐全。然而,生活一时间不美好还行,但不安全问题就大了。

在这次失火的聚福缘公寓,一楼有一家服装加工厂。这些工厂和工人,许多是因为旧宫六年前的“多合一”厂房大火,而向南搬迁十多公里,来到这里,并复制了旧宫的“多合一”厂房模式。火灾和血泪并没有改变仓库、生产、居住叠加的“多合一”模式。

学者联名反对北京迫迁低端人口央视表态(组图)

中国安全生产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刘铁民:

每次事故发生之后,仅仅处理人那是远远不够的。我们要总结这些教训,总结它的规律是什幺,把这些规律和认识形成制度,通过一些行政的办法,得到有效的执行。

在安全生产专家刘铁民看来,“多合一”厂房存在安全隐患,但因其便利生产、降低生活成本,又有一定合理性。要破局这种两难局面,必须在政府区域规划和制度设计上,加大投入。一方面,对于违法生产、不合规经营的黑作坊,必须加大打击。另一方面,要由政府牵头,建立现代化的工业大院。

学者联名反对北京迫迁低端人口央视表态(组图)

中国安全生产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刘铁民:

这些人进城务工,他们是生活的需求。要解决这些问题,应该在总体上给他们很多需求的出路和途径。如果说我们只考虑农村、城市一般性的解决贫困问题,但这部分大规模的流动人口如何使他们有一个舒适的生活条件,有一个安全的工作岗位,这也是我们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一个重要的组成部分。

本周,在集中整治行动中,北京大量地下室、群租房等场所也被清理。这些违规建造或出租的房屋,同样存在严重安全隐患,因为价格低廉,吸引了大量服务业的从业人员居住。在保障安全的同时,他们也急需寻找新的落脚地。

学者联名反对北京迫迁低端人口央视表态(组图)

北京大学城市与环境学院教授吴必虎:

这种现象大面积出现的原因,是城市发展规律本身的一种体现,是人为很难短期内决绝的。根据这个规律来找到一种,既能够让城市服务业健康发展,不管这个市民从事什幺行业,都能够有一个社会的分工。人和工种不存在高和低,只存在合理的比例关系。一个城市的经济发展和社会健康发展,产业结构,人口结构,居住结构,甚至是住宅的结构也应该有所对应。

北京正在进行大力度的非首都功能与产业和人口的疏解。想走回头路,不太可能,但往前走,对于一座两千多万人口的大都市来说,必然会需要很多的打工者,又该如何更友善、更平等地对待,当然也为了更安全。大火是教训,也该是一次更深思考的机会。相信北京会思考。